※清水向,崩有注意!

※這個……內容偏親情向(而且還偏很大!)





一切水落石出後,虞家勉強算是恢復成平靜的生活。

小兒子說話的頻率變多,對此事感到最滿意的是虞家大兒子,就算被吃的死死的也樂在其中。

但對被騷擾的人而言就不能這麼說了。

少荻聿對於那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的幼稚行為深深感到不堪其擾。

特別是最近有變本加厲的傾向……


要知道,人類有種東西叫慾望,講白一點就叫不知足。

兄弟倆的相處模式漸入佳境,不過虞因對於自己不夠了解弟弟感到不甚滿意。

……
於是造就了聿的惡夢。


「聿,我們去唱歌,衣服換衣換準備出門吧!」拎著機車鑰匙,虞因很乾脆的把聿手中那本自己連書名都看不懂的書拿起來丟棄一旁。

紫色的眼睛投以不滿的目光,被某人很直接的無視。

「快點啦,要出門。」推推聿的肩膀,虞因催促著。

前者搖搖頭,對那種地方沒興趣。

不能說百分之百了解虞因,但單就某方面而言
聿自認算滿了解的,特別在眼前的人對自己有所圖的時候。

「嘖,別這樣嘛,我們是兄弟耶,雖然之前發生滿多事的……
所以現在要多多交流,培養感情!」沒錯,雖然之前發生過不愉快事,但過就算了,未來時間還很長,現在最重要的是跟他可愛的弟弟進行愛的交流,多了解對方。

聽起來很正當的理由,在聿聽來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第十二次的唱歌邀約每次都用同一個理由也太遜了……
更正,是兩個理由,愛的交流跟點心屋。

擺明是「以兄弟之名,行誘拐之實」
,增進感情固然是事實,但絕對另有所圖,少荻聿可不是笨蛋。

……
逛街?」雖然是詢問語氣,但拒絕之意明顯。

「下次吧,包廂都訂好了耶。」

居然連包廂都訂好了!明明心情很樂還故作為難的樣子讓聿有想狠狠咬下去的衝動。

……


「假如不想唱也沒關係嘛,我還有約幾個同學,當去玩就好,對吧?」苦口婆心兼死纏爛打。

……
理由想的挺周全的。

有別人在,應該就不會逼自己唱了吧?

他很清楚虞因在想什麼。


見聿久久沒反應,虞因本來很緊張,該不會又失敗了吧?

猶豫一、兩分鐘後,聿緩緩起身,走上樓梯。

「喂!聿你……


「換衣服。」

「喔……
咦!你剛剛說什麼?」本來以為他的回答是「我不要」的虞因才剛準備要搬出他準備了兩天的遊說稿,沒想到是這樣的回答,甚至以為是幻聽。

於是虞因露出很爽的笑容。

對啦他很貪得無饜,開口說話已經不算啥了
……

人生就是要有所挑戰,就是要讓聿開口唱歌!


戴好安全帽,聿沉默的跨上機車。

「抓好啊,別給我睡著。」經驗豐富的虞因順口提醒,嘴角的笑咧的很大。

點點頭,不過前面的人應該看不到。

車在路上飆,聿看著某人笑的很燦爛的臉覺得自己可能做了很糟糕的決定。

也許他太低估虞因的毅力,畢竟對方可是在鬼門關來回好幾遍的人。

不過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吧?

反正他絕不可能開口唱的,在那種地方。

靠在騎車的人的背上,開始覺得眼皮有些沉重。

他決定把哥哥的話當耳邊風。

雖然從不把這個人當作是哥哥,有點……
不太一樣。







後記

喔喔喔喔喔第一篇啊啊啊啊啊啊啊!(夠了

因為是第一篇所以有點苦手,不過還是生出來啦~~

其實首篇是想寫佟夏佟的,不過目前卡住了……

這篇就真的日常到很日常XD

不過寫完還挺想哭的,我的女性向呢!!(告非

還要再接再厲,我沒有這麼純情啊這是怎麼回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月 的頭像
紫月

紫色月夜

紫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