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點點重要的廢言區
極少更新的部落格(乾笑
基本上都在噗上混,有文或新刊資訊才會更新,但極─少(重點
同人跟原創耽美都吃不少的雜食腐女,喜歡得很多簡單講,更詳細大概可從噗上得知(望
風動鳴 安闇 國稜
全職 韓葉主 雜食
因與聿 佟夏主
盜墓 瓶邪主
原創耽美小說漫畫大量進食←


  「以後我就是你的哥哥囉,小加!」

  紫色的眼閃著光芒,小小的身子跳進你懷裡,孩子軟軟的聲音在你耳邊喚著你。

  「哥哥!法蘭西斯哥哥!」

  你記得自己笑得燦爛,不用照鏡子也能知道,因為充斥在胸腔內名為喜悅的情緒幾乎要將你整個人脹破。

  感覺像是擁有了全世界。





  你向來是個有原則的男人,這點無庸置疑,雖然乍看之下你表現出來的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特別是關於愛情的部分。你是專一的。

  但每當你這說,周圍反應都不同,通常不是什麼令人舒服的反應。

  冷笑嘲笑訕笑憤怒的笑崩潰的笑。

  後兩者以愛你愛太深的女性居多,面對這樣的情況,你已經熟練的應付自如。

  沒有人相信你對愛情的專一,在別人眼中不過是笑話一則。

  無所謂,反正你自己懂。

  「哥哥我啊~是對每一個人都很專一喔!」昏暗的酒吧哩,你跟你的損友的話題多是美人美食或玩樂,被說換床伴速度第一快、花心到不行的你一定會搖著手指反駁友人的話。

  你說,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

  你說,每一次的愛都是特別無可取代的。

  所以,你對每一次愛戀的當下都是專一且深刻的,時間無法維持長久也沒辦法。

  感覺沒了就是沒了。沒什麼好說。

  你不曾受過被拋下的人的悲傷。

  說你個冷淡殘忍的人,這你倒不否認。

  你向來對自己誠實,也不曾試圖挽回過去。

  在紛雜混亂的漫長日子裡,你用一貫的方式度過。

  誰都無法也不曾撼動你的原則。


  直到遇見那孩子,你才發現除了你自己還有人可以左右你的一切。


  溫暖柔軟純潔溫柔善良……

  你低頭望著幼小的孩子,善於交際的你頓時無法言語,你所知的美好的辭彙全湧上心頭,但你覺得那遠遠不足以形容眼前的孩子。

  「你是誰?」天真的童音帶著疑惑,微微偏頭的樣子很可愛。

  「法蘭西斯,你可以叫我法蘭西斯哥哥。那你的名字呢?」你單膝跪下讓視線與孩子的
齊平,不讓孩子有壓迫感。

   「馬修!」充滿活力的聲音讓你的嘴角不自覺更加上揚。

  周圍是銀白一片,但你眼中只有孩子美麗的金髮,像是午後和煦的陽光,耀眼奪目但不
刺眼,暖暖的感覺在你體內蔓延。
  

  他是你的,只能是你的。你想。






  你將全部心力放在孩子身上,不只女人不找,連損友的邀約都不太搭理了。

  這事幾乎轟動整個國家,連上司都嚇得不輕。

  有人說你轉性了。

  你開始不會去否認。

  也許他們說的才是對的,面對孩子時自己才懂得何謂真正專一。

  只是當時你還無法確定那是不是愛情。

  保護孩子,不想離開孩子。

  只要馬修開心你什麼都願意做。

  那孩子一臉幸福的說你做的食物最好吃,你請走廚師,完全自己掌廚,不管再累再忙依舊全年無休,比工作還勤勞。


  「馬修最喜歡法蘭西斯哥哥了喔!」溫暖的小小掌心拉著你的手,眼裡的純真寫滿依賴。

  你不由自主的狠狠的抖了一下,有什麼在心中瞬間爆發了。

  「哥哥我也最喜歡、最喜歡馬修喔!」彎下身抱住孩子,你用盡全身的力氣克制自己的顫抖,眼眶有些痠麻。

  那是愛情。

  有過無數情人的你像是初嚐愛情的滋味,酸澀與甜蜜混雜。

  馬修是多麼的依賴你相信你,但你明白那是與你迥異的心情。

  能守護他,其他都無所謂。

  未來還有機會,現在這樣就好。
  

  無奈夢如此短暫。





  倒臥在自己的血中,你眼睜睜看著最愛的孩子被帶走。

  「放開我!哥哥、法蘭西斯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從沒聽過馬修用這樣傷心
絕望的聲音呼喚自己,強烈的哭喊讓你的心痛的近乎死掉。

  絕不原諒。

  「放手!亞瑟‧柯克蘭——」血液沸騰,憤怒到失去理智的你拼死撲上前,死活拋諸腦
後。

  你看見一抹冷笑,一陣劇痛後意識渙散的倒下,陷入黑暗的最後,耳邊是孩子的哭泣聲。

  液體混著溫熱的血液顏著臉龐滑下,不知液體是溫是冷,所以是淚亦或是雨無從分辨。

  

  不曾試圖挽回過去,過去就只是過去。

  那是你曾經的原則。

  孩子是唯一能撼動的存在。

  你再也無法對其他人專一,孩子的離去連帶你的心。
  





  生活中沒了馬修的笑容,即使站在盛陽下也感受不到溫度,想到亞瑟的廚藝讓你絕望的
想哭。

  馬修怎麼能吃那種東西?

  你不能保證孩子跟你在一起是幸福的,但在那裡他絕對不會是快樂的。

  用盡一切方法得知馬修的消息是支撐你僅剩的動力。

  因為上司並不打算奪回。


  十年百年過去,你見那孩子不到十次。

  他還是一樣的溫和善良,總是帶著笑容,卻沒了小時後的天真。

  你多麼希望他可以不用懂你們這些存在的殘酷宿命。

  然而,這一天還是輪到馬修,說不訝異是騙人的,你以為他不會反抗。

  
  「法蘭西斯先生不懂嗎?」

  是的,現在的他已不再稱呼你哥哥,你像那是對於你非自願的拋棄不滿的表現。

  你想獨立也是,馬修不想再依賴任何人。

  已經成長,已經有能力的孩子。

  你沉默著沒有回答。

  站在你面前的馬修低著頭,肩膀微微顫抖,你想上前擁住,但最終還是忍下了。

  分離後就不曾抱過他。

  曾經的熟悉,現在陌生尷尬。

  他開口,依然低著頭你看不見表情:「因為這麼做……我才有辦法照自己的想法待在法蘭西斯哥哥身邊……

  「馬修?」你張大眼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像是確認般的喊了他的名字。

  「我、我我我其實很想哥哥,可、可是如果一直屬誰就會不停的被爭奪,所以、其實那
個——」

  最後一句,聲音細小含糊,但你聽到了,「不想再看到……受傷。」

  雙手捧起他的臉,你在紫色的盡頭看見你對他的情愫,過去這雙眼只能映出你自己對他
的,現在,還多了他自己的。

  手心傳來的溫度漸高,你輕輕笑了聲。

  「馬修,喜歡哥哥嗎?」

  不意外他一臉驚恐。

  「咦咦?咦咦咦咦咦——」

  「馬修?」又喚了聲,你知道他嚇得腦袋一片空白但你急著知道答案。

  「……喜歡。」被你固定頭無法轉開,看著他慌張著移開視線,你心情更好了。

  「哥哥我也是喔!一直一直,只屬於馬修的喜歡。」

  他將雙眼轉回直視著你,像是在分辨你話語裡有少真實。

  你輕輕將唇覆上他的,作為答覆。


                          〈完〉


噴淚的後記

因為很趕所以本來只打算寫一千多字,結果還是爆兩千啊啊啊———
劇情好像有點緊湊,其實我是用片段片段去組成這樣,然後我印象中是第一次完全第二人稱!還滿喜歡這樣的感覺!
超怕窗掉所以功課擺一旁通通不管了(喂
阿紫我真的超級愛子加ˇˇ
好可愛ˇˇˇ好可愛ˇˇˇˇ(冷靜
中間悲了一小段,還好有轉回HE,本來想說來不及就給他聽在那裡BE算了,結果我還是不忍心XD
希望大家喜歡囉!

話說在打「童音」時一直出現「佟因」,害阿紫狂囧……
佟爸你不要拋棄夏爸啦!(喊完逃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月 的頭像
紫月

紫色月夜

紫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扉
  • 我很喜歡:D (你誰
    你好噢路過!希望能交個朋友^^
    我剛註冊沒多久
  • 加了喔XD小扉你好~
    但我很少出沒這裡欸XDD

    紫月 於 2011/12/24 23:48 回覆

  • 小扉
  • 呵呵沒關西的:D
    我大概也只有六日能管這樣w
    請多指教噢^^
  • 考完了我比較能常用了喔~~(超開心

    紫月 於 2012/02/05 18: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