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過去

滂沱大雨,眼前的景象模糊不清,你雙手抱著書包,憑著記憶朝家的方向跑著。


 

今天一直都是晴朗的好天氣,卻奇怪得在放學前迅速轉陰,過程短短不到十分鐘,引起多數人的抱怨,沒人想冒雨回家,紛紛拿出手幾請家人接送或想辦法借雨具。


           你想在雨水滋潤大地前趕回家,但當你右腳踏出一步左腳準備提起的同一秒,大雨伴隨著一聲悶雷直直落下。

默默的退回屋簷下,沒有抱怨跟咒罵,你的衰運自己再清楚不過。

所以,接下來的事你也不太訝異了。

基於運氣因素,你本來就有隨身帶把小傘的習慣,,才剛將傘撐開,幾個趕著冒雨回家的人便衝撞上來。

手一個不穩讓傘飛了出去,強風驟然颳起,看著傘消失在視線中,你已經不想追究狀你的人是有意還是無意,也無力搭理身後的竊笑聲及冷漠的言語。

「小心啊,跟衰人走太近等等還可能被雷轟到呢!」

幾個上前想問你要不要一起撐的人聽到這句話便停下了腳步,明顯的猶豫了。

緩緩得吐口氣,沒有反駁畢竟你習慣了,抱緊書包,你低著頭衝入雨中,讓雨聲掩蓋一切。

雨勢很大,能見度近乎零,重重的雨毫不留情地打在你單薄的身子上。

好冷好冷好冷好痛好痛好痛

無聲地吶喊著,那樣的深且刺骨。

奔跑的腳步減慢,你累了,任由雨粗暴得打落。

細密如針的雨聲刺痛你的耳膜,讓雨聲環繞著自己,冰冷讓你不住地顫抖,卻又意外的感到安全。

至少,不會有人傷害你,你也不會傷害到別人。

 

淋雨回家不意外被狠狠得訓了一頓,之後你大病了一場。

躺在床上半昏半醒,縈繞在耳際的是冰冷的雨聲,不曾消去。

 

 

02  之後

你站在教室的窗邊無力的瞪著正飄落著細雨的天空,不明白為何昨天還是好天氣的學院突然飄起了感性的綿綿細雨。

暗暗慶幸自己有帶移動符,不然學院的平時的好天氣已經讓你拋棄以往帶傘的習慣。

「漾漾沒接到通知嘛?」金髮的女性友人走到你身邊,從你的表情推斷你現在的處境。

你搖搖頭。

這兩天回宿舍就是先到隔壁跟學長借浴室洗澡,功課寫寫回房沾枕即睡,通知單什麼的可能還在房間桌上,早上匆匆出門你也沒注意到。

「雨是扇董用的,說要體會細雨的情調,會下個五天左右。」情報班的友人也站了過來,三人就站在窗邊看著透明的雨輕輕打上窗。

你不想追究那細雨的情調是怎麼回事,反正董事最大,自己只要想著如何活命就是了。

「……那個、這只是一般的雨對吧?」你不太抱希望的問。

雖然你不知道火星人對「一般」的定義在哪。

「嗯嗯對喔!一開始是要下強酸,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沒有。」

好險。你想。

「白園……」存在感近乎零的白袍不知何時站在一旁,語氣有點失落的開口。

你還沒會意過來,鳳凰族的少女已經先喊出聲:「啊!下雨午餐就不能在白園吃了!」

等等是早上最後一節課,上完就要吃午餐了。

「那要去學院餐廳嗎?」你問。

「下雨天人應該會更多吧?不快點會沒位子。」快速的下判斷,接著向來被老師視為眼中釘的雪野家少主語出驚人,「不然下節就翹掉吧,反正不是重要的課。」

「贊成!喵喵不想跟那麼多人搶位子!先搶先贏!」

所以還是搶了啊!只是搶先好幾步就是。你默默吐槽。

「老師快來了……」再度隱形的友人提醒著。

你抽出學長畫的移動符,準備拋下——

「漾漾等一下!」

「?」微微偏著頭表示不解。

「時間還早,我們撐傘一起過去!喵喵要跟漾漾一起撐!」說完便開心的亮出與少女氣質相符的可愛碎花小傘,「在雨中散步感覺一定很棒!」

在雨中散步?

你不討厭雨,但也不能說是喜歡。

過去,只要遇上雨都不會有好事,不管是豪雨還是毛毛雨都一樣,最後都不免大病一場外加大小傷。

當別人成群的從你身邊走過,語句間的歡笑是你向來無法理解的。

跟朋友一起在雨中走著,過去的你是作夢也不敢想,太危險、而你也沒有願意陪伴你在雨中散步的存在。

而現在……

 

「好啊!」你笑著回答。

能夠認識這些朋友,自己、還是很幸運的吧!

 

現在,有人願意、甚至是堅持要跟你一起撐傘。

小小的雨滴答答的落在傘面,宛若輕快的旋律。

將手伸出傘的遮蔽範圍,雨輕輕的打在掌心,你開心的笑了。

 

 

03  一起後

幾天前,你從雜誌上看到一家人氣相當高的咖啡廳,精美的甜點圖片讓你盯著出神,可能是口水快滴下來的表情太蠢,你強大的黑袍戀人看不下去,一把抽起雜誌往你頭上狠狠敲下去,雖然很痛,但他說要帶你去那家店。

時間回到現在,你在原世界等他。

他沒遲到,是你早到了,而你也知到他有個小任務要處理,遲到一下下絕非有意。

在約好的地方等著,離約好的時間還有點時間,你移動腳步在附近晃晃。

緩慢的逛著,過了莫約十分鐘,看看時間是該往走回約好的地點,不然遲到的人會變成你。

後頸突然感到一絲冰涼讓你縮了一下,於是你伸手一摸。

「……水?」冷氣機的水?

下一秒你的猜測就被現實駁回,透氣磚鋪成的街道開始出現深色的點點,愈來愈多、愈來愈大片。

啊、下雨了。天氣預報明明說是好天氣呢!

你心底小小的抱怨,早知道就先問問神諭知所出身的好友,雖然不是他的專精,但至少會比氣象預報有用可靠的多。

等等要去的咖啡廳有室外的座位,造景很漂亮,你本來想坐室外的,可是下雨就很麻煩,大洋傘沒什麼擋雨作用,無奈只好打消念頭。

假如你能完整的控制妖師之力說不定還有機會讓雨停,無奈除了讓人摔倒你無法讓能力發揮到更高的層次了。

雨來得又快又急,頭頂上大太陽依舊,你估計這雨不會久下,也就沒特別找遮蔽物或用老頭公撐個結界,加上你對突如其來的變化不滿,淋雨多少有些賭氣的成分在。

 

冷。

 

過去的你常非自願的淋雨,一滴滴落在身上的感覺並不陌生,卻明顯的感受到不同。

藏在雨幕之中應該是感到安心的,可現在的你很怕這不大的雨會遮蔽你的身影,怕你的戀人會找不到你。

雖然你想就算是狂風暴雨也影響不了來自火星的大魔王,但就是無法克制的感到害怕。

雨帶來的那一絲不確定感讓你感到不安,強烈地彷彿要將你吞噬。

有點想哭,連你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

你後悔了,不該淋雨的。

不想,再一個人淋雨了。

你已經習慣有人陪,已經習慣他的溫暖呵護。

冰冷打在身上,熟悉又陌生,啪咑啪咑的,落在身上、心上。

突然厭惡起雨聲,很想很想、逃跑。

 

「笨蛋。」

空氣中的鏽味被熟悉的冷香覆蓋,你被一雙強而有力的臂膀擁住。

雨落在你的頰,溫熱的液體滑落。

不管路人的眼光,你轉身回抱你最愛的人。

「哭什麼?」催動能力將你溼透的衣服弄乾,雨依然下著,但碰不到你們。

搖搖頭,你只是一個勁地往他懷裡鑽。

「學長……」

「嗯?」

「不能坐室外了,下雨……」

「那就下次。」

「嗯。」下次也是一起。

你擅自把話解釋為下一次的約會,逕自的笑著。

「要有下次可以,但不准再給我淋雨,聽見沒?」有點兇,但你知道他比誰都寶貝你。

慌亂消逝無蹤,剛才聽來宛若噪音的雨不再刺耳。

完蛋了。你想。

他竟如此輕易地左右你的一切。

「所以,你還要去?」聽見你的心聲,他語帶笑意的問。

「要!」

不過你心甘情願。

 

雨是否下著早無關緊要,你的生命早就雨過天晴。

 

                                                                                                  END



後記

嘛其實到最後才有冰漾XD
我本來要寫超短文的...怎麼字數又爆掉了(哭
話說這篇兩週前就快完成,我到底為什麼會有一堆事忙到拖這麼久啊啊啊──
  
還有乖小孩真的不要淋雨嘿ˇ(特別是這種非常時期
雖然我很喜歡(遭毆

覺得痞客字太小請轉鮮網看大字版(堅持不想換大小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月 的頭像
紫月

紫色月夜

紫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