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第二人稱
  
  
  你知道自己不常笑,最少發自內心的開心笑容很少。
  
  跟習慣面無表情的師父沒關係,記憶中,小時後的自己便是如此。
  
  也不是情緒惡劣或者其它因素,看著別人的笑你能感到放鬆愉快,但大部份時候你只是緩下臉部肌肉,極少有笑容,不是沒試過,可心底總有說不出的彆扭,不自然的不像你自己。
  
  冷笑、不屑嘲諷的笑,偶爾出現強大帶著自信的笑,就是放縱的大笑跟治癒溫柔的笑容你辦不到。
  
  後者是你認為很蠢,當然傻笑什麼的你也不接受。
  
  唯獨像父親那美麗溫柔的笑不管你怎麼努力都無法擁有。
  擁有一半精靈血統的你沒有精靈的笑容,當時年紀還小的你心底暗暗地糾結了很久,甚至好笑的懷疑起自己。
  
  很快你有了自己的答案,被送到無殿、被送到千年後,明白一切後,後來的你想大概是某種
  
  詛咒,就像你無法學會治癒系法術一樣的道理,本就不屬於你。
  
  
  ◎○◎○◎○
  
  
  渴望得到的東西通常是自己所沒有且難以得到的。
  
  你經常不經意的觀察別人的笑容,當然你不會讓別人發現也不可能承認。
  
  
  你討厭三主之一的那個女人,他的笑容總是輕易的點燃你的怒火。
  
  學校同學天真燦爛的笑容,你心中偷偷的罵了蠢,卻也疑惑不明白為什麼能這麼自在的笑。
  
  醫療班的提爾看見你時總是笑得開心外加噁心,你每看必火,下定決心就算沒有笑容也不要成為這種人。
  
  你的搭檔臉上總掛著溫和的笑,但也僅是禮貌性的那種,可在提到弟弟時便真實了起來,溫柔愛憐寵溺的,讓你看得有點煩躁又矛盾得替搭檔開心。
  
  有個能讓自己展現真心笑容的存在,是一件令人羨慕的事。
  
  你認識的人隨著成長越來越多,擁有陽光般笑容的狩人兄弟、眼被長長瀏海遮住笑容詭異的藍黑雙袍、總是掛著嫵媚笑容的惡魔……還有很多很多。
  
  那個存在依然沒有出現,或許注定如你那無解的詛咒,纏繞終生。
  
  
  會遇見很蠢的黑髮孩子是在個偶然的機緣下,隔著玻璃看他一臉哀怨實在很難想像他是妖師
  這種代表黑暗的種族,但他跟你過去所認識的人不同,所以堅持不接代導工作的你答應了這份差事。
  
  要說褚冥漾到底哪裡與眾不同你也說不出個之所以然,長相清秀在守世界並不讓人印象深刻,能力不突出但做任何事都盡心盡力,嚴重缺乏自信心又膽小,可是一點小事就能讓他開心感動,很好騙很好欺負很好拐,在強者生存的世界他一點也不適合卻也無可奈何。
  
  不知道是樂觀還是遲鈍,小小身影總是很努力得在跌倒後站起來,眼眶裡打轉的水氣忍著不讓它聚集落下,只怪自己不怪別人,讓在他身後看著得你都忍不注想伸手扶著他前行。
  
  
  事實上,你確實照著自己的想法行動了。
  
  最初代導的一個月過後你依然將他掛在心頭上,眼光總不由自主的看向他所在之處。
  
  你很喜歡他的笑容,乾乾淨淨沒有一絲雜質,你明明對他很兇可他每每見到你一定會綻放純
  淨的笑容,會讓你無法控制的回應,回以笑容。
  
  只有他的笑容能感染到你,你也只願意讓他影響你。
  
  酸酸甜甜柔柔的,心底泛著你陌生的感覺。
  
  
  「冰炎,你喜歡褚對吧。」肯定句。
  
  面前的搭擋掛著你最討厭的腹黑笑容,想看你難堪的樣子當然你不打算讓他得逞。
  
  只是勾起一抹勝券在握的笑容。
  
  陌生的感覺的確讓你不知所措,但僅一個晚上,你像想起什麼開心事的勾起嘴角,然後明白了。
  
  當你是誰?你可是黑袍冰炎。
  
  
  「小亞,如果有一個人能讓你僅僅是想著就覺得開心、會不自覺的露出笑容,那麼那個人就是精靈一生中注定唯一喔!」泛著微光的父親曾經漾著美麗的笑容告訴你,不如往常地,你難得在他的笑容中看到認真。
  
  
  你好幾次懷疑這句話的真假,現在你承認父親的話是對的。
  
  只有褚冥漾能讓你擁有溫柔的笑,所以,你的笑容是屬於他的。
  
  你終於知道為何他的笑容總輕易地感染了你,因為他是你無可取代的唯一。
  
  如此而已。
  
  
  理所當然的他成了你可愛的小戀人,交往最初他還常在腦袋裡爆走不明白你眼光哪裡有問題
  
  跟他怎麼會答應這種同等於賣掉自己的行為。
  
  你不屑的哼了聲,拉起他的手走在原世界的路上沒有多作解釋。
  
  如果連個笨蛋都拐不到,你還當的成黑袍嗎?
  
  
  牽著戀人的手來到答應跟他一起去的蛋糕店,墨色的瞳閃著光芒,笑得開心,妳也淪陷的笑了。
  
  你容易害羞的小戀人盯著你的笑,白嫩的雙頰違背主人意志不爭氣地紅了。
  
  「學長你又犯規……」
  
  看他可愛的模樣你忍不住笑出聲,湊近身子在他耳邊輕聲開口。
  
  「我犯規的笑容可是只為你展現的呢,褚。」
  
  
                         END
  
  
  
  後記
  
  我真的忙到要爆炸(?)了,可是還是好想寫文!
  一到日都要到校自修電腦時間好有限!(哀桑
  功課成堆都能當成床睡了喔喔喔WWWWWWWWWW
  
  學長角度第一次寫,我寫得還滿開心的,所以說學長從小就是彆扭的小孩喔哈哈!
  
  雖然文更新緩慢可是會課是有人在喔,快來跟我抬槓,我需要有人催!
  可是不一定有效喔ˇˇˇ(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月 的頭像
紫月

紫色月夜

紫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