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料本合本試閱第二棒

過於甜膩的香氣飄散在空氣中,於是你就這麼地被吸引……

情不自禁。

推開暖褐色的大門將微涼的秋風隔絕在外,你踏進熟悉的咖啡廳,伴隨清脆的風鈴聲。

如同過去的每日,點了杯黑咖啡後走向你專屬的位子──角落、靠窗、採光良好,伸手將寫著已預約的牌子拿起放置一旁,入座後便打開筆電開始今日的進度。

嘴角帶著溫和笑意的老闆兼多年情誼的友人替你送上咖啡,你點點頭算是道過謝,埋首繼續打字。

約略過了十秒,站在一旁的人依然沒有離去,深深覺得被打擾的你不滿的抬頭,詢問的目光帶有幾分兇狠。

無奈熟識多年的友人完全不吃這套,笑吟吟的像是完全不受怒視的影響,然後刻意地、輕柔而緩慢地將托盤上的另一杯飲品放到隔壁桌。

灑了些許抹茶粉的純白鮮奶油漂浮在液體上蓋住了整個杯口,巧克力的香甜卻掩蓋不住的在周圍飄盪,最終與咖啡的香融合。

「他今天會來喔,冰炎。」

笑容燦爛到你覺得礙眼,於是你將注意力轉回螢幕上不想再搭理。

「哎呀、我以為你很期待呢~」

「滾回去忙你的,藥師寺夏碎!」低聲吼著不想打破咖啡廳裡的寧靜,你目送友人緩慢的踱回吧檯的背影暗自咬牙。

──風鈴因門被開啟再次敲出一段輕快的旋律。

作家,你的職業。

名氣、排行跟暢不暢銷你並不很在意,因為想寫所以寫,僅此而已;大學畢業後就投身寫作,從事喜愛的工作、過著滿意的生活,但一個人的家待久了偶爾會感到莫名的空曠,於是你開始將工作場所移到朋友開的咖啡廳,離你住的地方步行只需五分鐘路程,漸漸的成了習慣。

討厭人多嘈雜的地方,一個人的家又太空曠,位於小巷內的咖啡廳剛好符合你的需求,這裡的客人很多是熟客,輕聲而不過於宏亮的交談你頗喜愛,有生氣並不過於死寂;另外,跟老闆熟識的好處是有個專屬位子,你不在的時候上面必定有張寫著已預約的卡,位於角落的位子讓你能看著店內的互動卻不顯眼也不易被打擾,實在是好得沒話講。

店早上九點開始營業,你通常是下午一點左右到,點杯黑咖啡一待就待到六七點,有時也會待到九點關店才回家。

大概是幾乎天天出現的緣故,多數人都知道你是在工作所以身旁的桌子常常是空桌,角落小小的空間裡只有鍵盤細微的喀答聲跟咖啡略苦的香氣瀰漫。

忘記是從哪一天開始,空氣裡多了抹甜膩的氣息。

從突兀到習慣,然後上癮。

墨髮墨眼,外貌稱得上清秀,像路上隨便一把抓都抓的到路人,並不會帶給人強烈的印象,頂多靈動的大眼溫柔澄澈像沉靜的水展現少年單純的特質。之所以會注意到少年的存在,你想是因為他跟你一樣只坐固定的位子,而那位子剛好就是你旁邊總是無人的空桌;也跟你一樣的每次到店裡都點相同的飲料,但他點的是抹茶可可不是黑咖啡。

你想得到的人裡找不到像少年那般嗜甜的男性,不愛甜食的你光聽到「抹茶可可」就覺得甜膩纏上舌尖,嫌不夠似的他偶爾還能會點蛋糕,你不得不佩服。

毫無預警的闖入你規律的可說是一成不變的生活,成為陌生卻特別的存在。

午後的暖陽灑落在獨自踏入店內的少年身上,對大部分是熟客的店裡而言完全陌生的面孔引起部分人的注意,也許是察覺到幾道視線定在他身上而感到些微不自在,直接走到較沒人的角落落坐,點了你死都不可能去碰的抹茶可可,利用等待的時間從包包翻出幾本應該是課本的書籍神情認真地讀著。

專注在電腦上的你僅瞥一眼便沒多加注意,多了個人有點不習慣,幸好他很安靜不會打擾到你,你不認識他但如此認為──天生散發的靜謐溫和的氣質。

那天後,黑髮的少年也成了咖啡廳的常客。

少年總是靜靜的不太主動與人搭話,有時其他客人跟他打招呼或說話他會慌亂個幾秒後帶著靦腆的笑支吾的簡單回應,有趣的反應成了某些客人喜愛逗弄的對象。

但大部分的時間他都在位子上做自己的事,念書、看書、發呆。

從幾次跟夏碎的簡短對話你知道他的名字叫褚冥漾,是附近大學的大一新生,明明該有宿舍的保障名額卻離奇的被遺忘沒有排進去,稍稍幸運的是靠姊姊的幫忙找到便宜也還不錯的房間,離學校不遠離咖啡廳更是近。

出自於何種心態你說也說不出個知所以然,待你自己察覺時已經觀察褚冥漾一段時間,懊悔著自己的行為跟變態沒兩樣。

你想是因為褚冥漾跟你認知裡愛玩吵鬧的大學生不同,靜得過於特出,到店裡不是念書作報告跟作業就是看自己的帶來的書,免費提供給顧客使用的無線網路他使用的次數不過十次;又或者、也是你認為較有可能的原因,香甜與他身上的味道摻雜……很好聞。

「冰炎……若不是我們交情甚深,我會以為你是變態。」身為店主人的夏碎當然有發現你反常的行為,半調侃半勸誘的逼迫下你被煩不過自己招了,而後又是一番調侃。

「吵死了!」本來就不打算從滿腹黑水的友人口中得到答案,送上一記狠瞪後你將視線放回手上的外文書。

心底彷彿明白了什麼卻不敢肯定。

時間不固定但週末必定會出現,星期日更是準時的在兩點報到,似乎是對抹茶可可上了癮,現在夏碎一見他出現就會動手準備,連開口都免了,星期日則是在人未到前就先準備好,時間算得相當精準。

他的位子在你斜前方,一舉一動都被你納入眼底,本人卻毫不知覺。

話不多可是大腦容易暴走,想法都表現在臉上,念書遇到不懂或卡住的部分會皺起眉歪頭思考,認真卻會不小心放空,猛地回神後懊悔地繼續埋頭苦讀。

念書時遇到困難想不透而失落沮喪,伏趴在桌上沿明亮的大眼矇上淺灰,抿著嘴思考,習慣性的拿著筆抵住額角。

腦袋不受控制的轉著亂七八糟的內容,臉部表情隨之變化,生動豐富像齣情節多變的戲,一人飾多角的那種。

嗜甜如命,不論心情有多糟,香甜濃郁的抹茶可可總能讓平直的唇展露柔和的弧度,笑容溢滿幸福,像個孩子般,單純的為了某個小小的理由而開心滿足,有點呆傻、有點可愛。

──你所知道的褚冥漾。

平衡被打破後會產生新平衡還是就此崩壞無從知曉,所以即使你想更進一步了解褚冥漾……最終依然沉默。

向來果斷的你少有的擺盪不定,況且兩人間太過和諧的氣氛也讓你不知該如何下手,與人打交道並非你的長項遑論主動開口。

熟悉的陌生人,未來的某天在別處相逢,點頭示意然後擦身而過。

光是想像心頭就像是被淹沒般窒息,習慣的可怕之處是當有自覺時通常中毒已深,一旦錯過就沒有以後。

幸運的是,你的等待沒有太久。

冰冷刺骨的十二月,進到店內的顧客衣著一個比一個厚重,褚冥漾也不例外,毛帽、圍巾、手套……能夠想到的禦寒用品他幾乎都用上了,只有澄澈的黑色雙眼露在外頭,整個人鼓鼓的頗有喜感。

充滿食物香氣的室內比寒風咆嘯的外頭溫暖許多,雙人用的小桌子擺滿褚冥漾脫下的衣物和書籍講義,僅有的空間顯得有些壅擠,雙手因為寒冷而僵硬不靈活,不是很好使力的狀態下從包包內抽出一本夾著一疊資料的書結果就是幾張沒夾穩的紙從書頁間滑了出來。

飄落在你的腳邊,在深色的木質地板上白的突兀。

沒等神色慌張的他彎腰去撿,你搶先一步拾起,與平時無異的淡漠表情底下是掩埋已久的期待與等待。

這一天、這一刻。

他的聲音你聽過多次,不特別低沉的聲線偏中性,流水般溫和地撫過心弦,但這次……

「啊、謝謝!」

──像是裹了層糖霜,甜香的氣味頓時散開在兩人間飄盪,揮散不去。

微醺的芬芳。

「喀!」陶瓷碟子輕放在桌上敲出一聲的清脆,細微但足以打斷他們的談話。

你臉色不佳的瞪向突如其來的打擾,夏碎只是逕自的笑著,彷彿在挑戰你拳頭招呼過去的極限。

「欸?」在你跟友人眼神交流的同時褚冥漾注意到桌上的那碟精緻糕點,「我沒有點蛋糕啊。」接著偏過頭,目光詢問似的望著你。

你搖頭,不懂夏碎在玩什麼把戲。

端來糕點的人沒有正面回答,夾雜詭異笑意的紫瞳在你們之間來回逡巡,故作疑惑的問:「原來你們兩個認識?」

隱約的戲謔讓人感到火大,你哼了聲拒絕回答。

搞不清楚眼前狀況的褚冥漾墨色的大眼裡寫著無措,急於打破尷尬的他略帶結巴的回答:「不、不認識,但冰炎先生剛才幫我撿起報告時順便幫我看了一下,告訴我怎麼修改會更好。」解釋完想不到還能說什麼的他自顧自乾笑著,幾秒後像是發現自己的樣子稱得上蠢後低頭觀察擺在膝上的手。

「喔──原來是這樣啊!真難得冰炎會幫人呢!」

「藥師寺夏碎……」刻意拉長音的單音節敲打著鼓膜很是刺耳,希望夏碎趕快走人的你出聲警告著。

低頭後迅速進入放空狀態的褚冥漾沒聽清楚夏碎方才說的話,想請他再說一次可見你難看的臉色後最終只是張著嘴沒說出半個字,畢竟沉默是金。

厚重的木門被推開,透明的音色震碎你們無聲的交談。

「你們兩個慢慢聊,我要去招呼客人了。」轉身走了一步,像是臨時想起什麼事般地旋過身,職業性的笑容燦爛如春季盛開的百花。

「至於那個蛋糕,就當作是踏出第一步的慶祝吧!」

從頭到尾都在狀況外的褚冥漾同樣對這句話感到不解。

這次,你倒是滿意的笑了。

                      試閱結束w

嘛總算字數夠我放試閱了(ry

飲料本數量調查下收,另外兩位大人動作好快我超愧疚的(艸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viewform?hl=zh_TW&formkey=dG9GTzJqNHpOcHN4TmE2cXlaLVZwclE6MQ#gid=0

試閱的第一棒聿羽大人,沒看過的人歡迎去看看喔ˇˇ

http://64.124.54.124/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219136&page=102761090&folderid=-1&bookid=10007371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月 的頭像
紫月

紫色月夜

紫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