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發現痞客都還沒放任何試閱的我突然很想死ㄜㄜ

※C31突發合本試閱



「欸欸、玖深知道小卓要結婚了嗎?」

一早拎著早餐進到局裡的玖深還來不及坐下,隔壁桌的同僚早一步湊了過來,表情七分八卦三分興奮。

用不著他提醒,玖深已經知道這則喜訊,倒也不是他消息多靈通,只是惹眼的紅色炸彈在他疊滿白紙黑字的辦公桌上,就算遠個十步他也沒辦法裝死。

「又不是你結婚你興奮個什麼勁?」是說他需不需要包紅包啊?

「呸呸呸!話不能亂說啊要是被我老婆聽到……玖深?你有沒在聽我說話啊?」
見玖深沒有自己預期中的反應,反而自顧自地陷入沉思,方才興奮的同僚有些不滿的捶了一下他的肩膀。

「噢、阿默你幹嘛打我!」雖然跟老大的力道比起來是不痛不癢……不對,老大那種暴力不可以拿來跟一般人相比擬!重點是,他招誰惹誰要無辜被打這一下?

「我說玖深,你都沒有一點危機意識嗎?」

「……我們再摸魚下去就會有被揍死的危機。」玖深承認他只想得到這點。

「不是啊!」阿默表情像面臨世界末日般絕望,誇張得嘆口氣後又神祕兮兮地將兩人的距離縮短,用刻意壓低的聲音在玖深耳邊低語,「這樣一來局裡面單身的人不到十個……」

瞬間聽懂話中話,玖深覺得臉皮掛不住,正想替自己的立場辯駁,還沒出聲兩人的距離已被冒出的第三者拉開。

「上班時間說什麼悄悄話?可以跟我分享嗎?」輕快的語調自然地介入,阿柳的腦袋自竊竊私語的兩人間冒出,打斷了玖深懷著悲憤心情卡在喉頭的吶喊。

反之,阿默嘴角的笑意並未消減,沒有被打斷對話的不快。

「來來來,阿柳你來的正好,我們在討論你們。」促狹地神情讓玖深想一拳狠狠得揍過去,無奈中間隔了個阿柳,而且他不是虞夏,不崇尚暴力。

中途插話的阿柳聽不懂,「討論我們?」

「別聽那個歧視單身的傢伙亂說。」伸手想撥掉肩上搭著的手,玖深這才發現阿默搭著他的手不知何時換成阿柳的。

「單身也沒什麼不好。」狀況外的阿柳針對「單身」這話題發表感言,「阿默你該不會在羨慕吧?」要知道,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羨慕個頭咧!不是我雞婆,幾歲了最少也該交個女友,年輕是短暫的啊。」已婚人士擺出前輩的架勢。

「勞您操心。」玖深送了記白眼,拉開自己的辦公椅準備上工,這年頭案件越來越多,工作量可驚人了。

另一人的回答就認真多了,「有啊,我一直很努力。」

但玖深早已埋頭啃早餐一邊分心看資料不想繼續在這話題琢磨,而想追問八卦的阿默撇瞥見虞夏臉色不佳的走來只好摸摸鼻子先行收兵。


「剛剛聊天的幾個,我要的那幾份檔案中午前給我處理完!」

「老大不公平啊我是被陷害的耶──」







手上的事告個段落,大量消耗腦力後玖深到休息室的糧食櫃裡挑了包巧克力棒,癱坐在沙發上補充糖分,早上被損的事浮現在放空的腦,放鬆的面部表情頓時複雜起來。

玖深確實有被戳到痛點,當然他死都不會承認。

可惡交不到女友也不是他願意的啊!握緊空了的零食包裝,玖深悲從中來。

外貌幾分他自己是不敢打啦,最少眼睛沒斜鼻子沒塌嘴巴沒歪,五官各就各位,給人的印象應該不至於太糟才是。

家務方面,說不上專精但基本的他也會,難道他看起來像會把家事全丟給老婆做的人嗎?

從外貌開始,功能、個性、職業到細微的小習慣,玖深把能想得到的、跟自己相關的事通通評判了一輪。

不是他自戀,缺點人人皆有之,可是令人痛惡深絕的缺點他倒沒有──單就他能想得到的範圍內。

硬要提的話……

「果然、是膽量的問題嗎……」某鑑識人員低嚎著將臉埋進雙掌。

對不科學的東西反應較激烈錯了嗎?淡定面對跟感到興奮的傢伙才不正常吧!



回想青春歲月的那段時光,玖深不由得一陣感慨。

身為一位身心智健全的正常男性,追女孩子的經驗多多少少是有的,只是通通無疾而終。
百般討好殷勤獻禮幽默體貼……零零總總,書上教的朋友講的全用了,但不論告白有無成功、交往順利與否,最終換來的總是那一句──

「對不起,跟你在一起缺乏安全感。」


然後就分了。



試閱結束.

後記:

其實,這只是小小小到不能再小的突發本。

價錢未定,我估計是一百上下。

跟腦伴一起被打到但記憶中是我推的(遠目

因為想說這兩人寫出來的文字數都不多,畢竟功力不到家(ry

腦伴說他一篇一千左右,魚是最初想說那試閱放一篇完整的好了……

誰知道呢?我第一篇就三千所以只能放一半,真的很對不起啊(痛哭

喜歡柳玖的同好歡迎填單喔喔///



數量調查(聿羽腦伴的試閱裡面有連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月 的頭像
紫月

紫色月夜

紫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