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翁李試閱

※孩子時期設定



  兩個莫約八、九歲的孩子在住屋旁的空地消磨午後時光,同樣的面容昭示著他們血脈的相連。



  透明無色的泡泡高高低低的在煦光下折射出彩虹般的色彩,周圍的景像映在玻璃似的薄膜,澄澈耀眼,宛若孩子夢中的樂園。

  輕輕地、忐忑地吹出氣,一串晶璨隨風飄散,像他們相互訴說的夢想,美麗卻還看不見結果。


  「夏,你真的不要試試看嗎?」搖搖小瓶子裡的自製肥皂水,放入吸管沾了沾,「很好玩耶!」

  「……無聊。」回答的男孩一臉不屑,抬頭瞪著半空中的泡泡,想了一下便跑向前將之戳破,直到所見之處沒有他覺得礙眼的透明顆粒,這才轉身面向雙生兄弟,得意帶點挑釁的笑。

  到底誰比較無聊?虞佟默默的在心底吐槽。

  作為反擊,吸管沾了沾肥皂水,虞佟往的自家的弟弟的方向吹出一串串泡泡,數量比剛才要來的多,將虞夏團團包圍在內。

  望著那張與自己無異的臉上不知所措的表情,虞佟露出大大的笑容,說:「才不無聊,夏你看,現在這樣不是很漂亮嗎?」

  彷彿身陷夢境一般,視線所觸及的一切都純粹而美好。

  走到虞夏身旁,與他並肩站著,輕輕地、愉快地吹出更多泡泡。

  「吶、佟你想泡泡最後到哪去了?」那些沒有破掉,飄到遠處的泡泡可以到多遠?

  虞夏盯著飛往天際的泡泡,在陽光下愈來愈透明,蒸發消失。

  「不知道耶,到想去的地方吧。」一定會破掉的,飛不了多遠,但還是會想努力撐到目的地吧?

  「……飛得越遠,同伴就越少了。」

  少數幾顆被風吹得特別遠,半浮在空中顯得孤單。

  虞佟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聽見笑聲的虞夏覺得有些發窘,耳朵泛紅,轉頭對哥哥喊:「笑什麼笑!」

  將手中的小塑膠瓶遞到虞夏面前,這動作換來得是對方滿是疑惑的表情。

  「那只要增加同伴就好了啊。」笑瞇了眼,虞佟晃晃手,催促虞夏接下瓶子,「喏,試試看。」

  害怕失敗很正常,但沒有人會是永遠失敗的。

  他當然曉得夏為什麼討厭吹泡泡,可是因此而拒絕嘗試太可惜了。

  因為、泡泡明明是那麼的漂亮。


  ※   ※  ※


  誰都有再怎麼努力還是辦不到或學不起來的事。

  打個比方,有些人可以輕易得用手指彈出聲響,但有些人不管看了幾次、練了多久依然彈不出半點聲響。

  再舉個例子,有的人能輕鬆的吹口哨吹完一整曲,有的人只能產生氣音,因為他們得舌頭無法捲曲。

  受制於先天,困擾於後天。各式各樣的因素,無奇不有。



  「不會某件事不需要覺得不好意思,一定有另一件事是你會而別人不會的。」

  虞佟記得老師跟所有人說這句話時,臉上認真且溫和的笑容。

  他知道老師是好心幫夏的忙,讓夏好過些,順便教育其他小朋友。

  雖然他並不總是懂老師話裡的意思,但有一點是他敢確定的。

  老師不是說錯話就是說的方式錯了。虞佟想。

  因為夏被他簽住的手越握越緊──用力到發抖。

  根本沒有任何幫助嘛。



  那是幼稚園時的事了,印象中是中班。

  老師帶小朋友到幼稚園裡的空地,帶動一些小遊戲,要求年幼的孩子長時間待在室內太為難他們──對孩子而言,對看顧的老師亦同。

  最後一個活動就是吹泡泡,算半自由的活動時間。

  不知道老師從哪裡變出一個水桶,幾個想玩水的人湊過去胡亂搓著肥皂,弄得水珠四濺,被潑到的人不高興也以牙還牙得潑回去。

  一番波折後,混濁的泡泡水終於完成,玩水玩瘋的人換了衣服,被罰只能看不能玩。

  兩人共用一個紙杯,各有一支吸管。

  虞佟跟虞夏同組,兄弟倆向來走一塊。

  分組會變成一種定律,分來分去組員大概就那樣,這情況在幼稚園也不例外,更何況他們兩是這環境裡最親的。

  虞佟沾沾水液,吸口氣緩緩吹出,陽光折射下如寶石般閃耀的泡泡。

  小小的成就感在胸腔流淌,即便是再小的事,依然為此而開心。

  可是身旁的虞夏一點動靜也沒有,僅是默默地看。

  「夏,你不玩麼?」

  虞夏看看紙杯,又看看吸管,搖了搖頭。

  「不要。」

  拒絕的意思明白,虞佟聳聳肩繼續吹,有人幫忙拿紙杯他可以安心玩不怕打翻。

  他以為夏只是不想玩。
  


  會有之後的不愉快,是多事的老師害的。

  不可以對長輩沒禮貌,他們知道。

  但那是事實啊。



  事情經過是這樣的。

  環視所有人狀況的老師發現虞夏站在哥哥旁邊沒有加入活動,於是走過去關心。

  「小夏大家都在吹泡泡,怎麼不一起玩?」蹲低身子,視線與孩子平視,年輕的老師柔聲問。

  「不想。」小小的臉沒有表情,語氣平板,不容妥協的語氣。

  踢到鐵板的老師並不氣餒,是小孩就愛玩,一個人看著太孤單,要學著融入團體。秉持教學信念的老師不停誘哄,兩三個小朋友的眼睛轉向他們,好奇發生什麼事。

  「夏不想玩。」虞佟替雙生兄弟重述一遍,他感覺到夏的不耐煩。

  「因為他不會吹啦!」老師還沒開口,孩童稚嫩的嗓音穿入三人間,尖細刺耳。

  孩子的心很單純,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無法控制的語言,不受控制的利刃。

  被吸引的十多雙的眼睛注視著同一個方向,手邊的動作停了下來。
 


  澄澈的眼裡是不輸任何人的倔強,虞夏百般不願的用吸管沾了肥皂水,接著含住沒沾的一邊。

  ……只是不玩而已,為什麼不可以?

  不得不嘗試,不然他就是做錯事的壞孩子。

  老師的話要聽,大人都這麼說。

  佟也會叫他要聽大人話,可是佟自己也不是次次做到。

  這世界,好奇怪。



  看似小心翼翼的動作卻在用力吹氣的瞬間破功。

  沒有漂浮的泡泡,氣體快速通過吸管產生「嘶──」的聲音。

  虞夏放下吸管,小小的孩子抬起頭看著老師。

  「試過了。」沒有壓抑的生氣、沒有隱忍的傷心,語氣平靜的陳述一個事實。

  面對意料之外的反應,老師反而不知所措。

  成功了,他可以稱讚;失敗了,面對低落的情緒他能夠給予鼓勵。

  毫無起伏的情緒,稱讚不是鼓勵也不是,錯誤的應對會傷到小孩子的自尊。

  「沒關係,多練幾次就會成功的。」

  最後,年輕的老師說了這麼一句。

  孩子情緒跟氣氛的感知力是敏銳的,面對僵掉的氣氛,他們沉默不語,但依然望著。

  接下來,老師開始碎碎念,說什麼人不可能萬能不可以嘲笑別人等等。

  虞佟靜靜地聽著,他不懂老師做的一切,可是他懂夏的想法以及心情。

  吹不成功又如何?夏就是夏,他們是兄弟。

  夏在忍耐。

  生氣哭鬧會造成困擾,是壞孩子,所以他忍耐。

  虞佟想跟雙生弟弟說他可以哭,因為他沒有犯錯。

  他沒說,夏討厭在人多的地方哭。

  因此,他僅是上前牽住夏緊握的手。

  
  ※  ※  ※


  失敗而拒絕嘗試並沒有什麼大不了,何況吹泡泡是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事,生活照樣過。

  不過換個方向想,倘若成功克服,任何小事都是人生的一大勝利。
  


  「反正這裡只有我們兩個,失敗只有我看到,我又不會笑你。」虞佟笑著鼓勵,他不懂克服心結那種深奧的事,只是單純的希望能跟虞夏、他唯一的弟弟分享吹泡泡的樂趣。

  虞夏拿著吸管,含住後頓了頓,爾後放下。

  「沒辦法。」搖搖頭,虞夏將吸管放回瓶子裡,「會失敗。」

  「可是你連試都沒試!」

  「……我找不到方法。」垂下肩,內心溢滿沮喪。

  「不然我教你。」真難得,夏超級好勝的,居然怕吹泡泡。眼前鮮少沮喪的弟弟讓虞佟想笑,強忍讓他的聲音有點抖。

  是說吹泡泡要怎麼教啊?

  幼稚園的事有點模糊了,他不曉得夏的問題在哪。

  「你就、輕輕吹,不要急著把氣吐完,慢慢來。」虞佟決定直接把方法說一遍。

  其實除了吹氣太快跟力道太強外,他也想不到其它可能的問題。

  「輕是多輕?」虞夏不覺得自己有很用力。

  「大概……」偏頭思考了一下,虞佟拉過虞夏的一隻手,往手臂呼氣。

  麻癢從表層竄到體內,虞夏一秒抽回手,「佟你幹嘛!」

  虞佟被吼得莫名其妙,「示範力道啊。好啦,你再試看看,我能幫的都幫了。」

  搓著手臂上的雞皮疙瘩,虞夏遲疑地看了雙生哥哥一眼, 緩慢地點頭,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虞夏再度拿起吸管。

  吸氣,流暢輕緩的吐出,神情專注而小心。

  一顆、兩顆、三顆,孩子的臉流露笑意,嘴角微翹,依然小心地吹著。

  「夏你成功了耶!」虞佟小小的步伐追著泡泡跑,像是在看世上最美麗的寶藏,這比自己成功吹出更加令人興奮。

  成就感打碎心裡名為退卻的重石,虞夏玩上癮,虞佟還要不回去。
  


  「佟,謝謝。」

  「那換我玩。」

  「再讓我玩一下。」

  「你自己回家拿吸管啦!」

  午後的空地,兩個長相完全相同的孩子搶奪一個瓶子,打鬧著。


                    END



後記

本子預定已經結束,有喜歡的同好歡迎場購←

然後這是合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月 的頭像
紫月

紫色月夜

紫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