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點點重要的廢言區
極少更新的部落格(乾笑
基本上都在噗上混,有文或新刊資訊才會更新,但極─少(重點
同人跟原創耽美都吃不少的雜食腐女,喜歡得很多簡單講,更詳細大概可從噗上得知(望
風動鳴 安闇 國稜
全職 韓葉主 雜食
因與聿 佟夏主
盜墓 瓶邪主
原創耽美小說漫畫大量進食←

※私心高中時期~

炒麵是道相當簡單的菜色。

當然,要做到美味還是需要訣竅的,不過就算沒經驗的人來煮也不會到無法下噎的程度。
理論上,這應該是堂輕鬆愉快的課,實際上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跟虞夏同組的ABC三人真的是有苦難言,很怕食物中毒緊急送醫,但也很怕死於大魔王的亂刀之下。
現在三人站在流理檯旁,看著虞夏不服輸的努力身影,真的非常想哭,不是感動所致的那種。
現在所有的掌廚大權都在虞夏手上,原因要歸於五分鐘前,不知道哪位不會說話的說了這麼一句「不會沒關係,交給我就好了,畢竟不可能每方面都跟虞佟一樣啊……」

無心之言成了引爆點。

隔壁組有人因為這句話嚇掉了手裡的菜刀,也不管險些被砍斷的手,逃到教室另一角。
「我不會?」面帶笑容的將手擺在同學的肩膀,虞夏說出讓跟他同組的三人想哭的宣言:「給我到一旁看著!不准插手!」

想開口再說些什麼,也被充滿殺氣的眼神嚇到住嘴了。

 

 

已經被洗到破爛不堪的菜躺在砧板上,虞夏不停改變握刀姿勢,總覺得不順手,不過說都說了,他是不可能低頭的!

做不到?那就做給他們看!

其他組的同學看了看也沒說什麼,禍從口出就是這樣。

 

看著正在殘害農民心血的雙生弟弟,虞佟悄悄的嘆了口氣。

「死鴨子嘴硬呢……」語氣無奈,嘴角的弧度比平常更加明顯。

果然是完全不行呢,夏的廚藝。

本來只是想看夏苦惱的樣子,結果變成這樣啊。

那三人滿可憐的,等等去問保健室有沒有胃藥吧。

畢竟是間接陷害。

 

 

切完的菜放在盤子裡待煮,第一眼還看不出是什麼東西,能切成這樣也很不容易。

看著虞夏流利的開瓦斯,同組的三人……喔、是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瓦斯氣爆可不是開玩笑的……

「你們那是什麼反應?」虞夏冷冷的瞥一眼四周,所有人連忙低頭忙自己的。

承認自己下廚沒天賦,但開瓦斯……好歹他會燒開水煮泡麵!

忍住沒讓青筋從額角冒出來,虞夏青著臉拿香菇開始爆香。

ABC三人看大魔王還記得要先用香菇爆香是滿感動的,可是同學你還沒倒油啊啊啊!

想來是聽到哀號,虞夏伸手拿起油。

正當三人感動他拿的不是醬油,卻被他驚人的倒油量嚇到。

靠!油多成那樣誰敢吃啊!

……不知道現在請假來不來得及?三人同時閃過同一個念頭。

 

接下來的十分鐘內分鐘,ABC三人的心靈受到極大的摧殘。

順序錯誤倒還好,除了一開始的油忘記加,反正炒麵就是炒在一起,影響不大。

調味嘛,鹽跟油多成那樣……吃完可以直接去洗腎。

最後一個動作,把麵加下去一起炒,這道菜就完成了。

好險……麵條在虞夏切菜時他們就煮好了,不然可能會變麵糊。

沒想到到了最後,他們還是太高估虞夏……

「虞、虞夏,麵要從下面剷……」不是用戳的。

「……喔。」也許是知道自己錯的一蹋糊塗,虞夏只是回了聲。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錯,可是小錯聚在一起……成品也挺嚇人的。

油多鹽多菜焦連鍋子也焦了,結論是一盤不成「麵」形的麵。

 

 

「這個、呃、那個……辛苦了,下次再加油吧!」看著滿是油光的炒麵,老師支支吾吾很久,不知道該如何評論。

總不好傷到學生的心是不?被學生兇惡眼神嚇到的老師安慰自己。

 

坐在炒麵前,三人苦著臉,遲遲不動筷。

手中緊握著虞佟剛剛給的胃藥,兩難啊!

「虞夏、你不先試試味道?」自己先來吃一口啊!

「我不餓!」附帶一個殺氣十足的眼神。

「剛好我們也不餓耶啊哈哈怎麼辦?」怕是怕,但性命還是很重要的啊!

「當然是你們負責解決,你們又沒怎麼動?解決的事就交給你們,有什麼不對嗎?」理所當然的語氣加上溫和的微笑,排除周圍的殺氣,簡直跟他的雙生哥哥一模一樣。

不過現在沒人有心情去感嘆,而是在心裡拼命咒罵。

 

ABC硬著頭皮夾起一口─還差點因為太滑夾不起來─旁邊圍了一圈的人在看戲。

放進嘴裡的瞬間就有人問「味道如何?」

「……複雜。」A衝了出去。

「難、難以形容!」B丟下筷子奔到洗手台。

「唔!」摀著嘴,C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很不給虞夏面子的吐在手心。

死、定、了!

所有人將視線轉向虞夏,一齊的冒出冷汗。

「辛苦你囉,夏。」一隻手搭上虞夏的肩膀,不用轉頭也知道是自家哥哥。

救星。本準備逃逸的眾人差點感動到落淚。

雖然很想抗議為什麼不早點來阻止虞夏暴走,不過能撿回一條命久很不錯了。

 

 

「真是……課上都上完那麼久,不要擺臭臉了。我道歉就是了。」放學回家的兩人路上沉默不語。

玩笑開過火了呢……

「不是。」低頭盯著向前邁進的腳,虞夏悶悶的開口。

就算知道是佟起的因,他也不會生氣,面對這樣的捉弄,自己通常是無奈的一方。

「什麼?」

「不是因為那種理由。」虞夏耳朵有些紅,不過在夕陽的照射下不是那麼的顯眼。

說了,會被笑吧?一個幼稚到不行的理由。

沒有等佟說話,虞夏繼續說:「所以……結果,我們果然是不同的。」

 

一直一直,都是這樣,出生至今。

他會的,他也會,無一例外。

直到,他發現,兩人到底是不同的。

怎麼都學不會的,無法跟他相同的。

事實,他早知道,本就不可能永遠的一樣。

就根本的個性來說,是完全的不同。

可是,還是很難不在意。

很幼稚,這點也是不同的吧。

心情,很糟很糟。

 

沉沒在兩人之間蔓延。

然後,虞佟笑了。

「笑什麼?」虞夏的語氣不是很好,煩惱許久的事,得到的是這樣的回應。

「哈哈哈……咳咳、抱歉,原來夏是因為這件事在生氣。」

那三人在烹飪課說的那句「畢竟不可能每方面都跟虞佟一樣啊……」,看來是戳到夏的痛點。

虞佟伸出手,搭上自家兄弟的肩。

「我說呢,夏,你不覺得,這樣才是最好的嗎?」虞佟臉上的笑,不是平時溫和禮貌的笑容,而是屬於少年的、燦爛開朗的笑。

不了解兄長話中的意思,虞夏投以詢問的眼神。

「因為我跟夏不同,所以少了誰都不行。我們啊,是依賴著彼此一起成長的,現在是這樣,以後也不會改變,不用擔心啦!」

不一樣,但我們互補,

你不會的,我來,我不行的,你來。

一直下去,就像現在的我們。

「……知道啦!」加快腳步,把另一個人遠遠拋在後頭。

「夏!走慢一點啦!」提起腳,小跑步的追向弟弟。

 

他都知道。

但,唯有親耳聽見,他才能不再介意。

嘴角忍俊不住的上揚,他抬腳跑給哥哥追。




後記:

似乎拖的有些小久?(不是似乎!

呀呀~真的好喜歡高中時期耶耶~

這時候的佟跟夏可以不用成熟穩重~可以坦率開心的在一起ˇ

雙子好棒ˇˇ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月 的頭像
紫月

紫色月夜

紫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炎泠
  • 來這邊留言XDD
    阿紫阿紫怎麼沒有炸廚房~?
    然後有錯字喔喔,
    沒有等佟說話,「餘下」繼續說~
    =>虞夏
    啊哈哈哈其實二爸做出來的東西也不是那麼糟啊~
    只是油跟調味料放的量多了一些、然後菜爛掉而已~?
    所以我想吃欸欸欸XDD
  • 小泠小泠~歡迎喔ˇ
    廚房不能炸,因為佟會一起被炸到
    然後我會夏爸宰掉(抖
    字改過來囉~謝謝~
    這樣寫其實看來也沒很糟對吧?
    那我做給你吃你就知道了...
    倒油像在倒水倒了半罐啊!

    紫月 於 2010/06/02 20:40 回覆

  • 吟遊詩人
  • 哎呀 那個鹽多得要命和曾幾何時的我應該差不多
    炒菜被我下鹽下得救命 看上去沒什麼 吃下去會中招拿去洗腎 炒麵也真的試過
    然後從此我幾乎煮東西沒下鹽 家裏甚至連鹽都沒買來

    到最近炒飯時倒進了砂糖山......
  • ...原來真的有人跟夏一樣啊啊啊啊!!
    老兄你好瞎...
    鹽那麼多會要命啦XDD


    砂糖山?
    試問味道如何...(無言
    你手太滑整包都到進去就是了...

    紫月 於 2010/06/06 19: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