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特傳,有待改進地方還很多,請多多包涵(跪

※標題跟內容關係不大,時間很趕我來不及啊啊啊──(奔逃

※上半人稱比較亂,「*」之間是樣樣第一人稱這樣OTZ




  喀擦!

  地點是學院餐廳,褚冥漾正開心解決眼前的點心時,耳邊突然傳來有點熟悉但一時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的聲音。咬著小叉子反射性的抬起頭往發聲源看去,沒想到又是一聲喀擦。

  「……請問一下,喵喵你在做什麼?」看同學兼好友的喵喵笑得一臉滿足,褚冥漾承認這模樣很可愛,問題是她手上的應該是開啟相機功能的手機讓自己莫明的感到很毛。

  同學妳是在偷拍嗎?

  「啊啊不要管喵喵,漾漾你繼續吃你的點心。」揮揮手表示別在意,一手捧著臉頰疑似冒出小花的喵喵開心的看著剛剛得手的畫面。

  「喵喵妳這樣是偷拍……」重點是都發現了怎麼不要管啦!正常人在這樣的情況下都不可能自在的吃東西好嗎?

  放下手機,喵喵一臉可惜,「真的不行嗎?漾漾吃點心的樣子好可愛耶!」想到剛才的畫面,翠綠的眼睛又冒出光采,「真的很可愛喔!開心到半瞇的眼睛、幸福的笑容、粉撲撲的臉頰,享受的表情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

  完全不能理解女性友人的激動,褚冥漾不懂那個可愛是怎麼回事,他是男的可愛這形容詞一點也不適合好嗎!?

  「根據數據顯示,漾漾的追求者有百分之九十五點七五是被吃點心可愛又幸福的表情給煞到的。居然有如此強大的殺傷力,真不愧是冰炎學長代導出來的。」啪的一聲闔上筆記本,又默默捅上一刀的千冬歲感嘆了三秒具續喝他的飲料。

  為什麼連千冬歲都用可愛這詞,明明沒有這回事啊還有學長根本不想承認我是他代導出來的好嗎還有那個追求者是怎麼回是!數據是從哪冒出來的我從沒來聽說過啊啊──

  「咦?漾漾你不知道嗎?」看到褚冥漾一臉呆愣無法理解的模樣,喵喵開口問,手上的快門也趁機五連拍,她想學長應該會喜歡!

  「知、知道什麼?」說真的還滿不想知道的。

  「鬼王大戰的努力還有護送學長一事的關係,妖師的名聲已經好很多了唷!加上漾漾本來就很可愛,有很多追求者很正常啊!」說到後面還很激動的拍了一下桌子。

  「拜託不要再用可愛這個詞了……還有追求者是怎麼回事啊!」無力的幾乎把頭埋進蛋糕裡。有追求者這種是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能,雖然千冬歲的情報出錯率低於零,可是褚冥漾還是難以接受。

  「有喔!還不少,從國中到大學部都有。國中有百分之十的人數對漾漾有意思,其中男性有八成,女性兩成。高中部最多,百分之二十五,其中有七成是男性,三成是女性。還有大學……」推推眼鏡,千冬歲好心回答褚冥漾的問題,無視某人二度驚嚇的表情。

  「停!停停停停停──」再聽下去心臟會負荷不了,褚冥漾在腦袋有點昏的狀況下阻止情報班同學的友情資訊贊助,「就算你們說的是真的,可是你們口中的追求者我一個都沒看到啊!」

  面對褚冥樣的疑惑,喵喵跟千冬歲對望一眼,眼神交流了幾秒,像是小小的掙扎後決定由千冬歲代表開口。

  「漾漾,有很多人送你點心表示心意,不過因為學長的關係所以都不敢太明顯。」伸手又推了下眼鏡,千冬歲簡單扼要的解釋。

  「……送點心?我沒看到啊。」

  「……」

  沉默通常不是什麼好現象。

  「如果你們說的是真的,那、那些點心在哪裡?」拜託給我一個地球人的答案!

  「漾漾,冰炎學長都搶在你之前收走了。」

  他們絕不會承認自己也都有參一腳,當然不只千冬歲跟喵喵,黑館的黑袍們還有其他人多多少少有參與。

  



  下午聽到過於勁爆的消息,結果就是想找冰炎問清楚卻又沒膽開口,深怕對方一個不爽自己要被種。

  好奇心真得是很要不得的東西,怕歸怕,可不問我會睡不著。

  很想知道為什麼。


  不意外自家學長在房內,在出任務前就跟說過這兩天會回來。

  「學長。」

  「嗯?」

  ……萬事起頭難這話說得真好,雖然想問得要命可是要怎麼開口啊!?說學長聽說你沒收我所有別人送我的點心,不對學長對點心沒興趣這樣問好怪!早知道想清楚再來問啊啊!!

  「褚……」

  壓低的聲音像是爆發的前兆,血紅的眼危險的瞇起,上一秒還在腦殘的黑髮妖師立刻回神。

  還是聽到到心聲比較好,現在才知道說話是門學問啊。

  「那個、喵咪跟千冬歲跟我說學長你……」嗚嗚嗚,我還是不會啊!果然應該去加強語言方面的課程嗎?

  「我怎漾?」

  黑袍老大很囂張的翹腳坐在沙發上,奇怪明明是我在問問題怎麼像是我在被質問!

  「呃……學長你有沒有收走我點心?」遲疑地開口,看見對方挑眉下一是保護自己的頭。

  「那種東西你吃得還不夠多?」

  這不是我要問的重點啦!

  「可是、是別人要給我的不是嗎?」語氣有些埋怨,別人要送自己的東西被收走,任誰都會不開心的啊。

  「……褚,像伊多或賽塔他們送你點心是沒關係,因為是他們朋友、至少確定不是對你有惡意的人,而且那是善意的表現。但,那些送你點心的人,你能確定他們的意圖嗎?」

  說的也是,雖然我的身分現在比較能被接受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接受。還有我知道學長你是擔心我,可是不要一臉我是笨蛋真是令人放不下的表情好嗎!

  「就算、現在不知道,但遲早還是要學會分辨的!學長不用麻煩。」我很認真的說著。

  「哼!」

  學長你這是不信任的意思嗎?!……等等、不太對……
  

  「學長……你在吃醋嗎?」


  沉默,傳說中的爆發前三秒。

  「褚!!!」

  我看見學長抄起沙發上的抱枕狠勁一丟,然後抱枕在我眼前無限放大。

  「痛!」

  「誰會為這種事是吃醋!」

  「可是不可能每個人送的都有問題吧!」痛啊~

  「你平常吃得夠多了,那些我幫你處理掉了。」

  咦咦咦咦咦!?學長你好過份啊!那好歹也算是我的東西吧?

  忽略我的一臉哀傷,學長拿起比百科全書厚的蟲書閱讀。

  太過分了啦!

  「還有,以後我要限制你吃點心的量。」

  「不要啦──」學長對不起嘛!不要剝奪他吃點心的權力啊,人權你要就給你啊!!





  褚冥漾發現東西討不回來後也就放棄掙扎了,跟學長吵……謝謝他還是比較愛惜自己的生命。冰炎常常給他點心招待卷什麼的,雖然有點小小的不悅但冰炎說的也沒錯,點心甜點他確實不缺。

  不過他還是不知道冰炎這麼做的原因。




                      完








小小小番外


  任務中。

  「冰炎,聽說你限制褚吃點心的量啊?」面對眼前的幻獸毫不留情的一鞭,夏碎還頗有餘閒調侃著搭檔。

  「嘖!那白癡不曉得自己的蠢表情吸引多少蟑螂螞蟻,當然要少吃!」想到那些偷偷摸在自家情人教室桌裡塞禮物的人,冰炎手中揮舞的力道更加狠戾。

  夏碎強忍住爆笑的衝動。

  要知道他這搭檔平常是冷冷靜靜,但最近每次到黑館找人看到冰炎眼中燒著怒火像是要眼前一堆點心山燒穿的樣子……

  有種很妙的違和感。

  千冬歲還給他看過褚的追求者名單,人數還真不少,而且持續增加中。

  醫療班之後大概會有段時間很忙,現在只是私下送,發現到不了褚的手上後,誰知道會有什麼動作?


  也許是所有人都抱著看好戲的心態,目前沒有半人去幫他們偉大的半精靈殿下跟小妖師說明他的困擾。








肝爆掉囉之後記

完成時間是清晨五點……我破之前兩點多的記錄了啊哈哈哈哈……(倒
這篇不算滿意,有待加強啊!!第一篇啊……
嘛只是覺得漾漾吃甜食的樣子很可愛,應該會吸引不少學長口中的蟑螂螞蟻(包括我,舉手承認),可是我寫出來偏很大!(自爆
而且明明是冰漾學長你戲份好少!爭氣點啦!(誰害的?!
來不及校稿錯字可能比較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月 的頭像
紫月

紫色月夜

紫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