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關係模糊難以定位。
  

  如果說,人與人的關係用一到十分來評斷好壞,他可以一個個給予隊友們七到十不等的分數,唯有赤司沒辦法列入評分。

  
  好像一到十都可以,給多少分都不顯得違和,卻又覺得不太對。

  
  黑子並不喜歡以分數來評斷人際關係,因為說出口的瞬間分數將成為定局,之後不論怎麼努力都很難跨出自己設下的框框。

  
  初次聽到這種說法是出自赤司口中,而那人的話不容違背。

  
  他的一切都是對的,他人的意願從不在赤司的考慮內。

  
  所以當赤司要自己給他評分時,黑子只能以沉默做為回答。

  
  周末臨時被叫出來單獨訓練,結果那人的穿的休閒不像是要訓練得樣子,被拖著四處晃晃又被問了奇怪的問題,黑子搞不懂赤司到底在想什麼、想做什麼,甚至冒出說不定對方只是太無聊只好隨便拖個人出門走走的想法;事實上、黑子覺得自己不曾真正懂過赤司征十郎這個人,忽近忽遠地像在霧中摸索般,以為摸到了實體,伸手一抓掌心卻只有虛無。

  
  相處的時間較多多,黑子確實比其他人瞭解赤司多一點,至於多多少……如果一般人瞭解的程度是蘋果的臘層,他頂多到果皮吧。

  
  關係比一般人好,但要就兩人的關係評分……還真不是普通的困難。

  
  給太低對方肯定不開心,自己也不會好過;給太高,又是太明顯的謊言,搞不好赤司會似笑非笑的嘲諷他也太高估自己。

  
  赤司征十郎是個像君主一樣,喜怒無常且難以討好的人。

  
  看似蠻不講理又恣意妄為,行為總讓人摸不著頭緒,最後才明白貌似無關緊要的一切對赤司而言都是計畫好的。

  
  「赤司君不在評分值內。」見赤司一副不回答就不放人的模樣,黑子給了個模稜兩可的答覆。

  
  最少他知道眼前的人喜歡『特別』。

  
  勝於一切的他,跟輸在他腳下的絕對不是立於同一水平上的人。

  
  可能低於零,可能高於十。

  
  即便這樣的極端他仍不曉得要把赤司擺在哪。

  
  對於黑子的回答赤司沒有任何表示,異色的雙瞳審視般地盯著黑子許久,笑意不變地問第二個問題。

  
  「那、哲也討厭我麼?」聲嗓輕柔的像是在誘哄孩子般,向前縮減兩人之間的距離,緩慢無聲。

  
  「不討厭。」

  
  他不會對赤司說謊,但要他說實話,答案大部分是「不知道」、「沒有」跟「不會」。

  
  兩人的關係、他對赤司的瞭解程度、對方眼中的自己,全部的全部……

  
  ──難以定義。

  
  不過,這次的答案倒是讓對方滿意地笑了。

  
  「不討厭,那就是喜歡了。」連黑子都聽得出聲音裡的愉悅,既非虛假也非嘲諷,真正的開心。

  
  不在評分值內,不是低於零的討厭,那麼、就是超過十的喜歡了。
  
  
  覆上額頭的柔軟有點涼,像是棉花糖碰觸般輕柔。

  
  他不抗拒也不討厭赤司的碰觸。

  
  大概是喜歡的吧。

  
  藍髮少年嘴角微微地勾起。

  
  「是的。」


                                               END


後記

因為太愛赤黑所以自耕了///

本文將收入CWT T8赤黑突發本中,一切都是為了推廣愛啊啊(激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月 的頭像
紫月

紫色月夜

紫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