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點點重要的廢言區
極少更新的部落格(乾笑
基本上都在噗上混,有文或新刊資訊才會更新,但極─少(重點
同人跟原創耽美都吃不少的雜食腐女,喜歡得很多簡單講,更詳細大概可從噗上得知(望
風動鳴 安闇 國稜
全職 韓葉主 雜食
因與聿 佟夏主
盜墓 瓶邪主
原創耽美小說漫畫大量進食←


※本文與任何實際國家、組織無任何關聯

※R15...吧?(18不見了對不起...不要打臉!謝謝...

天空是屬於夜的黑,沉睡的托里斯突然轉醒,坐起身望向房門。

伊凡回來了,他知道。

輕巧的走到門前,緩緩將門推開,冷空氣從微啟門灌進來,夾雜著血的腥味,反胃的感覺湧上喉嚨,低下頭,驚見走道上的血跡,心臟瘋狂加速,聲音從體內敲響著耳膜,聲音之大,擔心是否會吵醒別人。


走道昏暗的燈光下,隱約看見血痕延向黑暗深處,強烈的不舒服蔓延全身,必須抵著門才能站穩。


不知道為什麼,他確信地上的血不是伊凡的
……卻也不想知道誰的。


遠處的走廊傳出開門聲,心虛似的迅速關上門,一身汗不知是為什麼而流,心臟跳的很快很快,整個人好像進在冰水中,很冷很冷。


再度躺回床上,離黎明的到來還有段很長的時間,闔上眼,托里斯明白自己再也無法入睡。

 



最近伊凡不在家的情況越來越頻繁,回來的時間也同樣不定,甚至偶爾會帶著輕傷,不敢問也不能問。


他是沒有權力過問什麼的,除非伊凡自願告訴他。


不過能大致猜的到是怎麼回事。


最近到街上買東西時,人民的臉上總有著一絲絲的不安、惶恐,這種表情托里斯再熟悉不過。


因為他的人民現在依舊被同樣的陰影所籠。


是戰爭。


看來還不太嚴重,不至於讓伊凡先生完全抽不開身,讓人民潦倒餓死的程度。


他相當清楚所謂的共產是什麼。


看著衣衫單薄的孩子在空地上玩耍,托里斯露出有些悲傷的笑容。


用人民的鮮血換取勝利。


對自己的人民如此,遑論他這個附屬國?



 

盯著文件出神,直到光線隨著時間漸弱,回神才發現房內已是一片黑,但托里斯並沒有起身去開燈。


不習慣。


面對平靜的生活,居然會覺得害怕?


待在俄
//斯的日子漸久,似乎有些原本非常重要、堅定不移的東西,動搖了。


在看見血跡的夜晚,托里斯更加清楚,改變的是什麼。


擔心,不希望那個人受傷
……


立場,錯亂。


「太奇怪了
……」這樣的自己,太奇怪了!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照理來說,現在是獨立的大好時機,居然還在這裡游移不定!


「真是
……糟糕啊……」該怎麼辦才好?怎麼做才對?


為什麼會在乎一個掛著微笑的嗜血惡魔?


這樣的自己,還有資格自稱是個國家嗎?

要如何面對等待著的人民?


難過、害怕、還有無法言喻的愧疚,沉重的讓他喘不過氣。


逃避的心態作祟,失眠好幾夜的他墜落於深不見底的夢境中。

 



「唔
……居然睡著了。」還有很多事沒處理完啊,不知道睡掉多少時間……了?

 

咦咦咦!?是怎麼回到臥房的?


努力回想,卻只是把煩人的是拉回腦中,仍想不起是如何回到房間。


深呼吸,想把紊亂的思緒一口吐完。


這時候,他才注意到空氣中彌漫著不屬於他的氣味。


伊凡身上特有的,伏特加的味道。


「難道已經神智不清了
」連嗅覺都出問題。


低頭瞥見地上的衣物,有點眼熟。


那些不是
好像是……


「哇啊!」


被一股強勁的力量壓回床上,掙開眼,熟悉的身影在眼前。


還在想他的衣服怎麼會在這裡,不過
……


「伊凡先生,您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壓抑內心的驚嚇,努力讓自己鎮定。


「嗯
……我會來的時候想說去看看托里斯,結果發現你睡著了呢!」


這不是我的問題!很想大聲的回這麼一句,無奈只能在心中大喊。

 

既然回來了,那是什麼時候也就不是那麼重要。


比起那種事
……


「伊凡先生,那個、您的衣服、怎麼回事?」支支吾吾,遲鈍的現在才發現姿勢有多不妙。


「那個啊?回來還就先去找托里斯,還沒換掉。把托里斯抱來後也覺得很想睡,衣服髒髒的,只好先脫掉囉!床才不會髒
掉嘛!」


最後一句的語氣好像是「你怎麼連這都不懂」。


……請快把衣服穿好,會感冒的。」試著讓自己表現出冷漠,沒想到比想像的困難。


紫色雙瞳微微睜大,似乎有些訝異。


「托里斯?」是生氣嗎?為什麼?


拼命想要守住,還是
……徒勞無功嗎?


……請不要、露出這種表情好嗎?」不要露出這種受傷的眼神。


讓我覺得,好像都是我的錯。


原本以為會讓伊凡生氣、憤怒,意外今天如此反常。


如果發怒的話,說不定可以找到決裂的理由。


不管理由多愚蠢、多可笑,只是不想再猶豫。


既然無法果決行動,那就製造理由,逼迫自己。


連這都做不到了。


被抱的很緊很緊,伊凡的身體幾乎蓋住自己全身。


「不要離開,跟我一起成為俄
//……


看不見表情,字句裡的渴望化成利刃,一字字都劃下的深刻的痕跡。


多辛苦都無所謂,為了個可笑的願望、唯一的願望。


……伊凡先生,快去穿衣服吧。」不知該說什麼,只是重複。


「不要!」擁抱的力量加大,變成了束縛。


沒有解釋,那些話能成為讓野獸發怒的鑰匙。



 
微微起身,吻了極度哀傷的野獸。

 


「托、托里斯?」紫色雙瞳睜的偌大,寫滿驚訝。


這是他第一次主動。


沒有回答,只是加深了吻、深入。


允諾或否認都不對,只能轉移伊凡的注意力。


這不過是眾多犧牲中的其中一項,沒什麼……算不上什麼……



「唔嗯……哈阿…」
 

肢體交纏,情色聲息溢滿房間。

「托里斯、托里斯……」喃喃喚著最重要的人,身下的動作加快,鼻息重重的吐在托里斯耳畔。

翠綠的深處強忍著痛苦,呻吟卻不停的從雙唇流出。

存在了長久的歲月,托里斯還是無法明白自己對伊凡的感覺是什麼,但「不想傷害他」,這點,是唯一確信的。

無法再多想,思緒被快感淹沒,淹不去的、強烈的罪惡感,伸出手,雙臂緊緊的抱住伊凡。

紫色瞳中閃爍著狂喜,擅自將行為解釋為承諾。

「托里斯、會一直陪著我吧?」

回應的,只有抑制不住的呻吟,與淫糜的抽動聲合奏著……

這種事、居然被自己拿來當逃避的藉口……

將頭埋於對方頸間,晶瑩的液體順著頸間留下。



方才的激情加上好幾天的勞碌奔波,伊凡很快的陷入沉睡。

眼神失焦的縮在寬大的胸膛中,強烈想哭的衝動卻已落不下淚。

犯下了、無法挽回的過錯……

造就現在如此可笑可悲的心態。

在崩潰之前,還能維持多久的平衡?




後記:

真的拖很久我知道,對不起我去面壁...

工口寫到最後變這樣真的是(掩面泣

少好多啊我果然太嫩了!(意思是要多多練習?

順帶一提,我好愛這兩隻痛苦矛盾的樣子ˇ(變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月 的頭像
紫月

紫色月夜

紫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smodeu
  • 有抽象的工口!!!!!!!!!!!!!!!不過我喜歡ˇˇˇˇˇ
    托里斯主動!!!!!!!!我要噴鼻血了
  • 衛生紙無限放送~
    實況寫不出來啊啊啊啊啊!!!(掀桌
    喔喔客棺能滿意真是太好了~XD

    紫月 於 2009/12/18 18:42 回覆

  • mizuaki1994
  • 可惡啊人妻托里主動欸!!
    為什麼才R15我也會看的哈啊哈啊的即可修!!><((喂你閉嘴

    怎麼辦有時候覺得露樣你真的好...ALL露?露ALL?

    可是喵的本命CP是露普(可逆)...為什麼還是看的那麼開心啊混帳!!
  • 對阿人妻難得主動我只寫R15真是太過分了!
    沒有R20也要R18才對啊啊啊啊啊!(拖走
    其實我的露立有時候會變的立露!
    啊哈哈看的開心意思就表示我有推廣成功!喔耶~

    紫月 於 2009/12/18 18: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