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點點重要的廢言區
極少更新的部落格(乾笑
基本上都在噗上混,有文或新刊資訊才會更新,但極─少(重點
同人跟原創耽美都吃不少的雜食腐女,喜歡得很多簡單講,更詳細大概可從噗上得知(望
風動鳴 安闇 國稜
全職 韓葉主 雜食
因與聿 佟夏主
盜墓 瓶邪主
原創耽美小說漫畫大量進食←


※本文章與實際國家、組織無關聯

※終極冷門,避雷慎入!



//宛並沒有刻意去記台/灣的外貌,但腦中的人兒卻清晰無比,反倒用心觀賞的中/
國建築印象薄弱。

為什麼呢?

看著手中的素描,潔淨的紙上畫的是台/
灣,有很大很大的笑容。

像在嘲笑自己。

天真單純的笑靨,在自己眼中看來充滿譏笑。

笑自己愚笨、笑自己骯髒……
笑自己一無所有。

明明如此刺眼,自己為什麼還要畫出來?

力道克制不住的加大,平滑的紙出現折痕,紙上的人兒看來像鏡子的影像,碎成千萬片。

破碎,笑容扭曲。

//
宛慌亂的拿書將紙攤平壓著,笨手笨腳的甚至將墨水打翻,跟平時細心謹慎的完全不同。

覺得自己毀了世上唯一的純潔。
 

他是那麼的厭惡,卻又是那麼的不忍。

強烈的情感從胸口蔓延至全身。

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

椎心的無力和悲傷。



掀起革命,然後俘虜。

循環,直至一切毀滅。

一錯再錯,沒有人學會教訓。

沒有人能夠阻止。

誰也無法避免。

這就是命運。



在那次意外的相遇之後,立//
宛也發生幾次革命。

可,他已不如過去那般強大。

但,縱使心力交瘁也無法捨棄掙扎。

為了自由、為了人民、為了自己
……

還有,不想輸給那名東方的少女。

聽說,她有著不輸給任何人的堅韌。



偶爾,能從俄//斯孩子似的炫耀中聽到中/
國的消息。

包括台/
灣的。

現在,她長什麼樣子呢?

知道女孩已轉成少女、開始與外界貿易、開始……
被侵略。

然後,殖民。

知道,在第一見面的時候。

白紙不會永遠純淨,心不會永遠純真。

曾經希望,她能有個不一樣的故事。

一個、不是流滿血、悲傷的故事。

癡人的肖想啊
……

她的事,他一直都曉得。

但那又如何?

無從干涉啊無從干涉
……

連救不了自己的人,是能夠拯救誰呢?

自己從來就不是拯救公主的王子。



素描,立//
宛一直都留著。

且藏的極為隱密。

讓俄//斯發現……
他沒有勇氣想像後果。

//
宛知道那個人一定會把注意力轉移到她身上。

然後如同對待自己一樣的摧殘。

//
斯喜歡看他痛苦的模樣。

雖然,他曾想那麼做。

最少,是自己親手染黑的。

不能是王子,最少,能是撒旦吧?

因為他討厭她的天真。

沒有付諸於行動。

膽小鬼。立//宛嘲笑著自己。

  

又過了許多個後來,立//宛再度聽到台/灣的消息。

 

 獨立。

 

 「咦?立//宛不知道啊?」

 

 無害的笑臉,看著立//宛訝異的表情,虐待的快感竄過俄//斯全身。

 

 「!……您!」想裝平靜卻徒勞無功,立//宛壓抑著恐懼。

 

 原來他一直都知道,並且嘲笑著自己。

 

 依然是附屬國的自己。

 

 

 

願望,算成真了。

 

 她的故事,有了轉機。

 

 遭到背叛的痛貫穿全身。

 

 一直以為,他們是一樣的。

 

 心中有一部份,仍認為她與自己是遭受相同傷害的人。

 

 現在才知道,原來自己並非真新希望台/灣幸福。

 

 

 

 而自己的獨立,是因為時代轉變所致。

 

 比一個女孩子還沒用。

 

 

 

 從前些年開始,台/灣開始出席國際會議。

 

 /陶宛不曾跟她說話,也沒必要。

 

 反正她也不會記得,僅見過一次面而已。立//宛想。

 

 不想承認的,他怕。

 

 怕她如冬梅般的堅強、毅力。

 

 總是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即使在黑暗中也絲毫不減。

 

望塵莫及,完完全全。

  

很羨幕。

 

 就算只是看著,也能被鼓勵。

 

 一直以來,支持著自己的光芒。

 

 

 

 知道卻故作無知,明白卻不想承認。

 

 對台/灣的感覺,矛盾混亂,但還是知道的。

 

 一開始,不是這樣的,後來……

 

 

 

 會議結束,立//宛緩慢的收拾著文件檔案,其餘的人都已經離開。

 

 從今天開始的五天,上司說要讓他休息,說是放假。

 

 //宛暗自好笑。

 

 那個人說的算,反正有問題時一定又會破口大罵,說是自己怠忽職守。

 

 不過,暫且就當作放假吧?

 

 //宛幾乎忘了「輕鬆」的感覺。

 

 甫跨出會議室大門,一抹粉色的身影便衝了進來。

 

 撞了個滿懷。

「哇啊!對、對不起!」

熟悉的聲音讓立//宛愣了愣。

見被撞的人沒反應,台/灣以為是自己撞太大力,對方痛到無法出聲。

「很痛嗎?要不要送醫謢間?」

只是回來拿個東西,以為人都走光才用衝的,沒想到……

太冒失了。

緊張慌亂的模樣,立//宛笑了出來。

……」不懂為什麼笑,台/灣直覺判定立/陶宛壓力太大。

驚覺自己的失禮,立//宛趕緊道歉。

嘴角掛著微笑。

打從內心的笑,非制式的。

「立//宛先生笑起來很好看嘛!」沒頭沒腦的脫口而出,後悔也來不及了。

臉紅困窘。

「不、我的意思是、因為印象中的立//宛先生是很少會真正笑的人。」

這樣說也不對。

「我我、我是說……」不知所措的樣子很可愛,跟平常精明的模樣相差甚大。

「我懂。」真的。

少女大大的吐了口氣。

……我們不曾交談不是嗎?為什麼會如此認為呢?」

是阿,除了許久之前……

……//宛先生不記得?在很久以前……就已……了。」秀麗的臉有些失望。

此刻的兩人已經走到建築物外的廣大庭院,風有些大,掩蓋了她的聲音,僅剩片段。

已經足夠了。

原來她不曾忘記、原來那時的孩子就已經看透自己。

原來她沒有變,依然是當時的女孩。

「我記得。」

逐開的笑顏像是花朵綻放。

我一直記得,給了我救贖妳。

「台/灣小姐,聽說妳的國家是個美麗的地方。」

福爾摩沙。

五天的假期,應該不會無聊了。

後記

劇情急轉直下= =

後面不黑了我也沒辦法(喂

因為不這樣真的繪寫成長篇(抖

哪、是heppy end呢!

本來想寫悲的呢

決定不悲後,其實在考慮告白可用性~

結果撤掉了XD

覺得適合這種淡淡的~

有想法歡迎分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月 的頭像
紫月

紫色月夜

紫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樊離
  • 去台論辦會員吧XD
    我好喜歡立灣喔~~
    有後續嗎XDD
  • 其實台論有耶...(廢掉了= =
    因為不常用啊~
    原來有人真的很喜歡立灣啊!
    後續...呃...再看看...
    可能沒有阿哈哈...
    不過還是很高興認識你喔ˇ

    紫月 於 2010/06/02 20:46 回覆

  • 樊離
  • 立陶宛真的很可愛阿啊!!!
    露立也很喜歡^^
    不過最喜歡的是立波XDDD
  • 唔恩人妻君珍的很可愛ˇ
    我很愛露立!(舉手
    立波啊...果然大家都比較愛立波嗎...(泣

    紫月 於 2010/06/06 19:49 回覆